《詩經》中的家與國
<object id="yssoq"><s id="yssoq"></s></object><blockquote id="yssoq"></blockquote>
  • <input id="yssoq"><object id="yssoq"></object></input>
  • 《詩經》中的家與國

    《詩經》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一部詩歌總集,也是中國古代詩歌的生命起點。它保存和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的詩歌305首,反映了西周初期至春秋中葉,歷時約500多年的社會面貌?!对娊洝分杏写罅吭姼?,集中體現詩人與百姓的家國情懷?!墩撜Z·陽貨》記載,孔子說:“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于鳥獸草木之名”。其中的“興觀群怨”指的就是《詩經》治國興邦的四種社會功能,折射出先秦時期家國之間的特殊關系。

    悠悠蒼天,曷其有所:厭惡征役、思鄉戀親的家庭牽掛

    厭惡征役,痛恨戰爭。周時頻繁的戰爭與繁重的徭役給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百姓因為王事四處奔波,常年不能回家?!对娊洝返暮芏嘣娖磉_詩人對征役、王事的厭惡痛恨,對家鄉親人的思念愁緒。如《小雅·采薇》中說,“王事靡盬,不遑啟處。憂心孔疚,我行不來!”詩人由于王事沒有休止,很難得到休息,因此心情非??鄲?,不知道何時才能回到家中。詩中的“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生動形象地對比了上戰場前與服役歸來后的情景和心境,成為千古佳句?!缎⊙?middot;何草不黃》是描寫征夫艱苦辛勞、對征役怨恨不滿的一首怨詩,“何草不玄?何人不矜?哀我征夫,獨為匪民”。詩中多用反問句,控訴了征夫所遭受的非人待遇,強烈抗議被統治者虐待和輕視。“哀我征夫,朝夕不暇”,征夫因為常年在外忙碌,既憤怒又痛苦,只能以詩歌來宣泄厭惡征役之情。朱熹說:“周室將亡,征役不息,行者苦之,故作此詩”,周時諸侯國之間互相侵凌掠奪、征役過重,導致哀鴻遍野、民不聊生,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受到嚴重破壞。

    思念親人,懷想故土?!短骑L·鴇羽》記載,“王事靡盬,不能蓺稷黍,父母何怙?悠悠蒼天,曷其有所?”徭役沒有休止,人民不能耕作,家中田園荒蕪,無法贍養父母。詩人控訴了繁重的王事給百姓帶來的痛苦和負擔,他悲傷無奈,只能高聲呼問蒼天,何時才能過上正常的生活,吐露心中的憤懣與對親人的牽掛。在《邶風·擊鼓》中同樣描寫了一位士兵遠征他國、思歸不得的厭戰思鄉之情。戰爭使戰士和無辜百姓處于水深火熱之中,人們流離失所、家破人亡。戰士們想起“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愛情誓言,對愛人的惦念、無奈與苦楚,所以從內心發出了“于嗟闊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的哀號?!对娊洝分械恼饕墼姀膫让娣从沉四莻€戰亂不斷、多災多難的時代,以及征役給百姓、士兵們帶來的痛苦,將周人對徭役的排斥、對家庭的渴望表現得淋漓盡致,征夫思念親人與牽掛故土之情愈發濃厚。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保家衛國、勤政愛民的為國情懷

    保家衛國,同仇敵愾?!对娊洝分斜<倚l國、歌頌戰功、夸耀將士的戰爭詩歌,不僅展現出保家衛國、同仇敵愾的磅礴氣概及雄渾壯麗的文學色彩,也折射出統治階級的審美需求和意識形態,蘊含著愛國愛民、建功立業的愛國情懷?!肚仫L·無衣》是秦地的一首軍中戰歌,記錄了秦軍奉周王之命抵抗犬戎的事件。“豈曰無衣?與子同袍。”詩中充滿了慷慨激昂、豪邁樂觀、團結互助的精神氣概,“王于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詩共三章,采用重疊復沓的形式,但是在內容和情感上不斷遞進發展,展現秦人尚武好勇、英勇抗敵的英雄主義氣概和愛國主義精神?!缎⊙?middot;出車》記錄一位戰士跟隨大將南仲出征并凱旋的歷史。“王命南仲,往城于方。出車彭彭,旂旐央央。天子命我,城彼朔方。赫赫南仲,玁狁于襄。”此詩贊揚赫赫威名的南仲所立下的戰功,同時呈現出詩人在戰爭中的艱難困苦、戰爭勝利后的激動心情,抒發積極參戰、團結御侮的愛國豪情?!对娊洝分袘馉庮}材的詩歌多通過激昂文辭來烘托雄壯軍威、兵強馬壯,飽含戰士們勇敢御敵、團結樂觀、斗志昂揚的精神。

    勤于政事,愛國愛民?!洞笱?middot;文王》用賦的手法稱贊周文王建立周邦、親政愛民的功績。“亹亹文王,令聞不已。”周文王治理國家勤勉辛勞,獲得美好的聲譽。周公在詩中敘述了商周興亡盛衰的道理,告誡成王要順應天命、施行德政,“無念爾祖,聿修厥德。永言配命,自求多福”牢記祖德,發揚光大,如此才可維持國運的昌盛?!多{風·載馳》生動地描繪出許穆夫人強烈的愛民之心、救國之志,刻畫了她堅強不屈的性格和英勇果決的氣度。“載馳載驅,歸唁衛侯。驅馬悠悠,言至于漕。”許穆夫人奔赴漕邑慰問衛國遺民,由于許國大夫反對她提出的聯齊抗狄的主張,于是她提出“大夫君子,無我有尤。百爾所思,不如我所之”。盡管大夫都不支持,她仍然愿以實際行動去幫助母國。此詩風格沉郁頓挫,充斥英邁之氣,使許穆夫人真摯情懷躍然紙上?!对娊洝分星谡勖竦脑姼柰ǔ热葚S富、感情細膩,通過百姓的贊美和愛護,歌頌賢君明臣的美德和政績及忠于國家人民的為國情懷。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諷喻政治、憂國憂民的家國理想

    諷喻政治,揭露罪行?!对娊洝分械恼沃S喻詩,主要揭露了統治階級荒淫殘暴的罪行,批評當權者排斥賢良、聽信讒言、嫉賢妒能,反映西周后期到東周初年間,政治黑暗,君臣無道,導致國家危機四伏、百姓怨聲載道、苦不堪言。如《小雅·小旻》諷刺周幽王昏庸無能、腐敗誤國,“旻天疾威,敷于下土。謀猶回遹,何日斯沮?”由于君主施行的邪僻政策,把國家逐漸推向了滅亡,詩人痛心疾首,所以對國家將亡感到“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既有對昏君的無可奈何,也有對國家深沉的愛。這一時期出現了揭露封建統治階級貪婪兇殘的諷喻詩,《魏風·伐檀》諷刺統治者剝削百姓,“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貆兮?”用反詰的方式責問統治者為何不勞而獲,“彼君子兮,不素餐兮!”譏諷這些貴族們只不過是吃閑飯的寄生蟲而已?!段猴L·碩鼠》形象地把剝削者比喻成貪婪狡詐的肥大老鼠,“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只顧自己享受,不顧百姓死活。這類詩歌鮮明地指出當時的階級矛盾,貴族與百姓貧富差距懸殊。詩歌的作者敢于直言諷刺君王的昏庸無道、佞臣的自私暴戾,傾吐百姓的怨憤和痛苦,寄希望于統治者能夠從善如流、改變現狀。

    憂國憂民,感時傷懷?!对娊洝分羞€有一類懷念故國、憂國憂民的詩歌,詩人觸景傷情、痛惜亡國?!锻躏L·黍離》是一位亡國大臣有感于國家興亡所作的詩歌。他看到故國宗廟已經長滿莊稼,心中無限悲愴。“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對故國的追思和感慨,如疾風驟雨,讓詩人悲痛不已,只能追問“悠悠蒼天,此何人哉?”用重疊句和反問句,回環反復地吟唱,委婉悲愴地表達了對周幽王的批評。故國之思與悲痛之心,顯露無遺?!恫茱L·下泉》寫了曹國之臣感嘆周王室衰敗,因而憂思懷念周王朝強盛時期。詩人從受寒泉浸泡的野草起興,比喻諸侯國以強凌弱,小國沒有地位和安全,所以“愾我寤嘆,念彼周京”。夢中醒來,憂愁嘆息無法入眠,昔日周王朝盛世仿佛還在眼前。“芃芃黍苗,陰雨膏之。四國有王,郇伯勞之。”諸侯國的安定是由于周王的庇護,就像禾苗的茁壯是由于雨水的灌溉。作者懷想周初的強大,憂國憂民之情呼之欲出。

    司馬遷認為:“《詩》三百篇,大抵賢圣發憤之所為作也”?!对娊洝贩从沉藨馉幣c徭役、壓迫與反抗、政治與社會等家國關系的方方面面,可謂是周代社會生活的一面鏡子。“饑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詩人對親人的牽掛、對故土的留戀、對國家的熱愛,表達出百姓對和平安定的渴望與美好生活的向往,建構起飽滿立體的家國情懷,暗藏著對時代的深刻同情與反思。

    責任編輯:王梓辰校對:翟婧最后修改:
    0
    事業單位事業單位標識證書 京公網安備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1556號
    蕾丝丝袜老师好紧好爽视频
    <object id="yssoq"><s id="yssoq"></s></object><blockquote id="yssoq"></blockquote>
  • <input id="yssoq"><object id="yssoq"></object></in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