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刀尖舞者”的成長
<object id="yssoq"><s id="yssoq"></s></object><blockquote id="yssoq"></blockquote>
  • <input id="yssoq"><object id="yssoq"></object></input>
  • 探秘“刀尖舞者”的成長

    ——怎么看加快軍事人員現代化

    天邊傳來轟鳴聲,一架架殲-15艦載機出現在預定空域,隨著拉動弓弦般的脆響,機腹后方的尾鉤精準地鉤住了攔阻索,在甲板上劃出一個巨大的“V”字,又一批年輕的飛行員順利通過著艦資質認證。航母艦載機飛行員被譽為“刀尖上的舞者”,海軍航空大學艦載機飛行教官群體堅持為戰育人、為國礪劍,用青春、熱血乃至生命打造出艦載機飛行人才培養的“中國樣本”。這是我軍新時代人才強軍實踐的一個生動縮影。強軍之道,要在得人。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和中央軍委審時度勢、統攬全局,實施人才強軍戰略,加強軍事人員現代化建設布局,我軍人才工作面向未來、一體推進的良好態勢逐步形成,為邁向世界一流提供堅強人才保證和智力支持。

    為什么說軍事人員現代化是國防和軍隊現代化的核心支撐?

    人才是第一資源。我軍之所以能夠不斷發展壯大,完成黨在各個歷史時期賦予的使命任務,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重視人才培養。革命戰爭年代,軍隊人才工作聚焦一切為了前線、一切為了勝利,依托戰爭實踐,培養了一大批聽黨指揮、能征善戰、英勇不屈的軍事人才和英模人物。在長期探索實踐中,我軍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和我軍特點的人才建設之路,形成了體現人民軍隊性質宗旨、符合黨情國情軍情實際、契合人才成長規律的特色優勢。

    人才是推動我軍高質量發展、贏得軍事競爭和未來戰爭主動的關鍵因素,對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把我軍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在國防和軍隊現代化進程中,軍事人員現代化是最具活力和支配力、變革力的主體要素,其他要素的實現程度都有賴于主體要素的發揮。誰能在人才競爭上占得先機,誰就能贏得更大的戰略主動;誰能擁有人才上的優勢,誰就能取得實力上的優勢。全面推進軍事人員現代化的過程,實質上是把人力資源轉化為人才資源、把人的數量優勢轉化為質量優勢的過程,是以人才優勢贏得競爭優勢、發展優勢的過程。

    在現代戰爭中,沒有人才、人才不足、人才質量不高,是打不了勝仗的。軍事領域是競爭和對抗最為激烈的領域,競爭、對抗的背后主要是人的比拼。隨著戰爭形態加速向信息化智能化演變,作戰方式由“以物釋能”向“以網聚能”“以智馭能”轉變,正在革命性地改變人在戰爭中的賦能方式和運用模式,對軍事人才的戰略思維、科技素養、聯合意識等能力素質要求越來越高。以陸軍合成步兵營為例,就有數十種專業、百余個崗位,就像一臺結構精密的機器,每一類人才都不可或缺,都發揮著重要作用。人才之于現代戰爭,猶如艦之龍骨、馬之韁繩,人才培養是“最艱巨的戰爭準備”。我們要著眼能打仗、打勝仗,把培養德才兼備的高素質、專業化新型軍事人才作為重要戰略課題,加強人才工作戰略布局,創新人才培養模式,全方位提高人才培養質量,提高備戰打仗人才供給能力和水平,確保我軍人才能夠駕馭現代戰爭、有效履行新時代使命任務。

    為什么要把“四類人才”培養作為重點突出出來?

    國以才興,軍以才強。2021年11月,中央軍委人才工作會議召開,立起了鍛造新型軍事人才的新目標、新愿景、新格局,發出了打好人才攻堅仗、主動仗的動員令。2022年1月,中央軍委印發《關于加強新時代軍隊人才工作的決定》,對加強新時代軍隊人才工作、實施新時代人才強軍戰略作出系統擘畫和戰略安排。特別是同步印發相關配套政策措施中,針對聯合作戰指揮人才、新型作戰力量人才、高層次科技創新人才、高水平戰略管理人才的特點和建設現狀,從加速鍛造、超前預置、特別扶持、復合培養等方面,拿出了許多創新性的管用辦法。培養這“四類人才”,體現當前備戰打仗的急需,推動人才培養供給側同未來戰場需求側精準對接,標志著我軍對新型軍事人才培養的規律性認識達到了新的高度。

    聯合作戰指揮人才是聯合作戰指揮體系的主體,是組織指揮聯合作戰行動的關鍵力量?,F在我軍已經建立軍委和戰區兩級聯合作戰指揮機構,但真正精通聯合作戰指揮的人才還不是很多,“兩個能力不夠”“五個不會”等問題還不同程度存在,加快聯合作戰指揮人才培養成為重中之重、急中之急。在國防大學聯合作戰指揮培訓班教學計劃中,最核心的專業課就是《戰區聯合作戰指揮》,一場場帶實戰背景的聯合戰役被轉換成精研細訓的籌劃演練,將學員的戰爭思維串聯成一場場“頭腦風暴”。培養聯合作戰指揮人才,必須瞄準強敵對手、緊盯高端戰爭,以軍兵種前端培養為基礎,以聯合崗位實踐鍛煉為關鍵,以優先使用為導向,完善培養選拔機制,鍛造大批懂作戰、善指揮、會聯合的優秀人才。

    新型作戰力量人才是戰斗力新的增長極,是未來勝戰的“臺柱子”。當前,以新一代太空、網絡、智能、深海、生物等為代表的高新技術群,使戰場空間向新型領域拓展,對人才需求迅猛增長。2022年6月,“智能戰鷹”陸軍第二屆無人機專業定向培養軍士技能競賽在某訓練場舉行,數百名參賽人員在實戰背景下開展激烈較量,在無人作戰領域為部隊預置了一批專業力量。培養新型作戰力量人才,必須緊盯短板弱項,聚焦重點領域,超前籌劃、前瞻布局、體系設計,廣泛吸收各類新域新質人才,走開常態化迭代升級的人才培養新路子。

    高層次科技創新人才是強軍事業的中堅力量,是國防和軍隊建設的寶貴戰略資源。具有戰略性、前瞻性眼光的科技人才,往往能夠引領解決帶根本性的重大問題。1956年,錢學森在我國關于先造飛機還是先造導彈的戰略選擇上,得出“導彈可以取代飛機”的結論,“爭氣彈”一舉奠定了我國大國地位。正是一代代軍事科技人員矢志報國、獻身國防,追求卓越、勇攀高峰,托舉起科技強軍的時代偉業。培養高層次科技創新人才,必須遵循戰斗力生成規律、科技創新規律、人才成長規律,緊緊抓住“創新”與“人才”一體兩面的相互作用,激勵科技人員大膽干、放心干、放手干,激活科技強軍的一池春水。

    高水平戰略管理人才是軍隊未來藍圖設計重要參與者,是國家之間長期競爭博弈的制勝關鍵。軍隊戰略管理,站的是頂層、謀的是全局、管的是長遠。在我黨我軍歷史上,聶榮臻同志主持制定“十二年科技發展規劃”、創造性提出“科研十四條”和技術與行政“兩條指揮線”,抗美援朝戰爭中洪學智同志協助彭德懷同志建立現代化后勤保障體系、構筑起打不爛炸不斷的鋼鐵運輸線等,都是戰略管理杰出之作。培養高水平戰略管理人才,必須更新管理觀念,增強戰略方向的判斷能力、戰略環境的適應能力、戰略決策的籌劃能力、戰略實施的監督能力,全面培養鍛造具有全局視野、善于戰略謀劃、精通現代管理的明白人。

    為什么說人才是培養出來的更是用出來的?

    新中國成立之初組建海軍,黨中央決定肖勁光同志擔任海軍司令員。他毫無思想準備,向毛澤東同志坦率地說:“我是個‘旱鴨子’,哪能當海軍司令?”毛澤東同志早有準備,笑著回答說:“我就看上了你這個‘旱鴨子’,讓你去組織指揮,又不是讓你天天出海。”肖勁光同志邊干邊學,使我國海軍從無到有、迅速壯大。1955年,年輕的海軍部隊協同陸軍、空軍,首次對近沿海島嶼的國民黨部隊實施聯合作戰,成功解放一江山島。堅持在戰爭中學習戰爭,是我軍的一條重要制勝經驗,人才是在戰爭實踐中打出來的?,F在,我軍多年沒有打仗了,必須回答好長期和平環境下如何培養軍事人才這個重大課題。

    “關于職業規劃,你最關心什么?”這是某部《干部個人發展意向表》上的一個問題,近九成填寫者的答案與“清晰的職業發展路徑”有關。軍事人才的成長,需要經過階梯式、遞進式的培養和歷練,不同的崗位可以練就多樣的本領,不同的領域會有不一樣的收獲。新的軍官制度根據備戰打仗和軍官職業發展需要,體系設計軍官交流的形式及功能作用,把組織按路徑選拔培養、軍官按路徑成長發展銜接起來,持續激發軍官在不同領域有序發展的動力。

    人才成長起來了,培養出來了,關鍵還是要用。用好用活各方面人才,做到用當其時、用其所長,就能夠使人才源源不斷地涌現出來,聰明才智和潛能最大限度地釋放出來。有學者對1500年~1960年全世界1249名杰出自然科學家和1928項重大科學成果進行統計分析,發現自然科學發明的最佳年齡區是25~45歲,峰值為37歲。一般而言,人才的成長可分繼承期、創造期、成熟期和衰老期4個時期,創造期是貢獻社會最重要的時期,這也是用當其時的“黃金期”。以國防科技大學為例,全校20多個國家和軍隊級科技創新團隊,中青年骨干挑大梁、唱主角,推動人才隊伍建設梯次銜接、薪火相傳。各級只有樹立強烈的人才意識,把人才配置到最適合的崗位,才能發揮出人才的最大效能。

    (執筆:俞紅、陳聰)

    責任編輯:王梓辰校對:翟婧最后修改:
    0
    事業單位事業單位標識證書 京公網安備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1556號
    蕾丝丝袜老师好紧好爽视频
    <object id="yssoq"><s id="yssoq"></s></object><blockquote id="yssoq"></blockquote>
  • <input id="yssoq"><object id="yssoq"></object></input>